Load mobile navigation

篮网球比分直播网:好比在挪威發現袋鼠 非洲發現米粒大小的新種豆丁海馬Hippocampus nalu

Hippocampus nalu,也叫非洲豆丁海馬,它只有米粒大小,在南非索德瓦納灣( Sodwana Bay)偽裝得好好的藏身在藻類與沙粒之間生活。 PHOT

Hippocampus nalu,也叫非洲豆丁海馬,它只有米粒大小,在南非索德瓦納灣( Sodwana Bay)偽裝得好好的藏身在藻類與沙粒之間生活。 PHOTOGRAPH BY RICHARD SMITH

(神秘的地球www.872967.live報道)據美國國家地理(撰文:DOUGLAS MAIN 編譯:鐘慧元):「這就好比在挪威發現袋鼠。 」一位研究這個扁豆大小新種魚類的學者說,而發現這種魚的地方,距離牠最近的親屬也有8000公里左右。

簡單來說,在南非東邊處處是大石的水域中,學者發現了一個新種:只有米粒大小的豆丁海馬。

這發現讓他們大感驚訝,因為七種豆丁海馬除了日本的一種以外,其他都生活在珊瑚大三角(Coral Triangle),也就是位于西南太平洋一片超過517萬平方公里、生物多樣性很高的水域中。 但這個新種卻生活在8000公里以外,是整個印度洋和非洲大陸發現的第一種豆丁海馬。

「這就好比在挪威發現袋鼠。 」理查德. 史密斯說。 他是英國的海洋生物學家,也是發表這篇新物種研究的共同作者;這個新物種被稱為「非洲豆丁海馬」或「索德瓦納灣豆丁海馬」。 第二個名字指出了發現這種海馬的地方,那是靠近莫桑比克邊界的一個水肺潛水的熱門地點。

這個新種看起來跟其他豆丁海馬有點像,只不過它背上有一對棘,末端是像門牙那樣鋒利的尖端,加州科學院及雪梨的澳洲博物館的魚類學家、也是共同作者的格雷姆. 秀特(Graham Short)說。 相較之下,其他類似的豆丁海馬,只有末端平平的棘。

「我們真的不知道這些棘有什么功能,」秀特說:「許多海馬通常都有棘,所以棘的存在或許是性擇的結果──雌海馬可能比較喜歡棘多的雄性。 」

這項驚人的發現,發表在5月19日的動物學期刊《ZooKeys》,顯示了我們對海洋所知真的非常有限,尤其是對體型微小的生物,作者說──而且,很可能還有更多種豆丁海馬等著我們發現。

「大海的禮物」

潛水教練莎凡娜. 納魯. 奧立維爾(Savannah Nalu Olivier)第一次在索德瓦納灣偶遇這種小生物是在2017年,當時她正在檢視海床上的一小片海藻。 這片海灣以孕育多種稀有魚類、鯊魚與海龜聞名。

她把這種魚的照片跟同事分享,2018年,這些照片到了史密斯手上,而史密斯和同事盧. 克拉森斯(Louw Claassens)在12到16公尺深處的水域搜集到了幾只樣本。

學者以奧立維爾的名字為這種海馬命名,取名為Hippocampus nalu,而她的綽號剛好就是「魚」(她還是雙魚座呢),在南非科薩語和祖魯語中,nalu可以粗翻為「東西就在這里」。

「我跟她說這是大海的禮物,」莎凡娜的父親路易斯. 奧立維爾說,他開了一家水肺潛水裝備用品店,就叫做索德瓦納灣雙魚座潛水。 他補充說自己「對她的發現超激動的。 」

神秘構造

史密斯送了幾只新種標本給秀特,秀特分析了新種的基因,還用電腦斷層掃描觀察它的身體構造。

他的研究發現,新發現的豆丁海馬就跟其他豆丁海馬一樣,背上也有兩對翅膀般的結構,而不像其他比較大型的海馬那樣只有一對。 這些「翅膀」一般來說是對海馬有一種未知的用途。

另外,跟其他豆丁海馬一樣的,就是這種非洲豆丁海馬上背部也只有一對鰓裂,而不是像較大的海馬那樣,在頭部下方兩側各有一對──這又是另一個謎。

那就像「脖子后面長了鼻子一樣。 」秀特說。

不過這新種海馬跟其他嬌小親戚有一點不同,就是學者發現它們是生活在巖石與沙子之間、像小小片草皮那樣的藻類上。 索德瓦納灣的浪很大,但這小小的海馬似乎不介意被掃來掃去,史密斯說,他有觀察到一只豆丁海馬被沙子蓋住,然后又扭呀扭地鉆出來。

「它們老是被沙子埋住。 」史密斯說,他寫了一本關于海洋生物的書,名為《下面的世界》(暫譯,原文書名為The World Beneath)。 其他豆丁海馬則是定居在珊瑚礁周邊的平靜水域,它們比較輕巧。 但這個[物種]的體格比較勇健。 」

跟其他豆丁海馬一樣,非洲版的豆丁海馬也被認為是以微小的橈足類和甲殼類為食。 同時也善于偽裝融入周圍環境。

還有更多有待發現

這項發現「顯示海洋中還有許多等待著我們發現,即使是近岸的淺水處也一樣。 」新西蘭奧克蘭博物館的自然科學主任托馬斯. 特恩斯基(Thomas Trnski)說,他并未參與這項研究。 幾乎所有的豆丁海馬都是在過去20年間發現的,他補充道。

在珊瑚大三角以外發現的唯一的豆丁海馬,是日本豆丁海馬,昵稱「日本豬」,首度描述是在2018年8月。

雖然許多地方的海馬族群都因為中藥與水族館交易導致的撈捕而減少,但這對豆丁海馬倒不是問題,因為它們很難找,秀特說。 盡管如此,有些豆丁海馬的族群密度非常低,也沒有足夠資料能清楚它們的數量到底有多少,史密斯補充。

這種魚類只能隨著海流漂流很短的距離。 該研究認為Hippocampus nalu是在超過1200萬年前跟所有豆丁海馬物種的已知祖先分開演化的。

「這代表在印度洋西部」和以外地區,「很可能還有許多種豆丁海馬等著我們發現。 」秀特說。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環球趣視頻”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新種
{ganrao}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 拖码胆码 有彩金捕鱼 海南飞鱼彩票奖金 四川福彩快乐12走势图胜彩网 甘肃快三技巧与计划 幸运赛车结果 股票分析之量价关系 2020香港正版欲钱料全选 nba球鞋 姚记棋牌1 股票融资风险_杨方配资开户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快乐双彩中五个号是几等奖 互联网推广 福彩排列7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