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atp网球比分直播:關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的治療現況 《國家地理》雜志采訪六位杰出科學家

2020年3月23日,一名感染COVID-19的患者從法國東部的米盧斯市民醫院(Mulhouse Civil Hospital)撤出。 大東部大區(Grand

2020年3月23日,一名感染COVID-19的患者從法國東部的米盧斯市民醫院(Mulhouse Civil Hospital)撤出。 大東部大區(Grand Est)如今已成為法國的疫情重災區,而法國是歐洲患者死亡人數第三高的國家,僅次于意大利和西班牙。 PHOTOGRAPH BY JEAN-FRANCOIS BADIAS, AP IMAGES

(神秘的地球www.872967.live報道)據美國國家地理(撰文:MICHAEL GRESHKO 編譯:黃于薇):《國家地理》雜志采訪了六位杰出醫師,說明目前在急診室和家中照護COVID-19患者的方式。

文中就醫與服藥信息以美加地區為主,國內民眾如有疑似癥狀,請撥打1922專線或0800-001922,并依指示配戴口罩盡速就醫,同時主動告知醫師旅游史及接觸史,以利及時診斷及通報。

最近有許多關于COVID-19(新冠肺炎)的醫學研究報告,如雨后春筍般地先后發表,但這些信息也常讓大眾對照護細節產生一些疑問,像是哪些止痛藥可以吃,或是如何在家中照顧生病的家人。

為此,《國家地理》雜志采訪了美國和加拿大的幾位杰出醫師跟學者,詢問他們對于居家護理有何建議,以及在什么情況下應該尋求專業醫療照護。

發燒了該怎么辦?

值得慶幸的是,在所有COVID-19案例中大約有80%的患者只會出現輕度到中度癥狀,不需要住院治療。 醫生建議這些患者自我隔離,適時補充水分和營養,并且盡量控制癥狀。

對于各種疾?。ò–OVID-19)引起的發燒癥狀,醫師建議先不要吃含有布洛芬(ibuprofen)成分的止痛退燒藥(常見商品名如「博芬」、「益普芬」、「 伊普」等),可選擇服用含乙酰胺酚(acetaminophen,國際上又稱paracetamol)的藥品(常見商品名有「普拿疼」、「泰諾」等 )。 加拿大蒙特婁圣賈斯汀醫學中心(CHU Sainte-Justine)小兒感染科醫師茱莉. 奧米奎恩(Julie Autmizguine)表示,如果患者服藥后仍未退燒,再考慮改吃布洛芬。

奧米奎恩和其他醫生都建議先吃乙酰胺酚類藥品,是因為布洛芬屬于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簡稱NSAID),這類藥物可能引發有害的副作用,包括腎臟受損、胃潰瘍和消化道出血。

不過,這項警告并不代表布洛芬和NSAID會使新型冠狀病毒患者預后變差;法國衛生部(French Ministry of Health)在3月中旬表示應避免在治療過程中使用這類藥物之后,網絡上瘋傳NSAID會使病情惡化的新聞報導 ,但這樣的說法其實缺乏足夠證據。

美國愛荷華大學卡佛醫學院(Carver College of Medicine)的小兒科醫師及免疫學專家史丹利. 波曼(Stanley Perlman)指出:「就我所知,NSAID對于COVID-19或其他冠狀病毒造成的病情并沒有負面影響。 」

乙酰胺酚類藥品同樣會對人體造成傷害,患者用藥前務必確認沒有對此類藥物過敏,且肝功能未受損。 使用乙酰胺酚應留意安全劑量,每日劑量不得超過3000毫克,若是超出用量限制可能會傷害肝臟,甚至造成更嚴重的后果。

「過量服用乙酰胺酚是美國急性肝衰竭最常見的原因。 」康乃狄克大學藥學院毒物學家荷西. 馬納圖(José Manautou)表示。

服藥的人務必要留意所有藥物的成分,因為許多治療流感癥狀的市售成藥和部分助眠藥品都含有乙酰胺酚。 服用乙酰胺酚也必須避免飲酒,因為肝臟是靠麩胱甘肽(glutathione,又稱谷胱甘肽)這種物質來分解酒精和乙酰胺酚可能具有的毒素,如果這兩者同時攝取過量,就容易讓毒素累積在體內。

氯奎寧和亞藥索霉素對新冠肺炎有療效嗎?

醫學專家現在正日以繼夜地研究COVID-19的最佳治療方法,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更在3月21日加入論戰,聲稱有兩種已面世數十年的藥物可望用來治療疫情,分別是抗生素亞藥索霉素(azithromycin, 又稱阿奇霉素)和瘧疾預防用藥氯奎寧(chloroquine,又稱氯喹)。

實際上,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尚未批準將最常用于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和狼瘡的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又稱羥氯喹)應用于治療COVID-19,但已經核準同時服用羥氯奎寧與亞藥索霉素的療效試驗, 目前正在紐約進行中。 于此同時,全球多國的衛生官員都強調應謹慎使用這些藥物,包括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U.S.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主任安東尼‧佛西(Anthony Fauci)在內。

「大家現在聽到的這些事情,都是我所謂的軼聞報導。 」佛西在美國白宮冠狀病毒工作小組于3月21日召開的記者會上說:「我的職責是徹底證明某種藥物不僅安全,也確實有效,不容有半點疑慮的空間。 」

氯奎寧可治新冠肺炎的說法源自中國和法國的幾項小型研究,但這些研究都不夠完備,對于一般病患來說參考性不足。 法國的研究對象只有36人,而且只著重病患體內的病毒量。 事實上,在法國研究中少數幾位后來死亡或轉送加護病房的病人,也都曾服用羥氯奎寧。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院的HIV及感染科醫師安妮. 路特邁爾(Annie Luetkemeyer)指出:「目前沒有隨機對照試驗的數據可以證明氯奎寧在人體上的療效如何。 」

自行服用羥氯奎寧和亞藥索霉素也可能會產生危險,因為這兩種藥物會增加心臟負擔,并提高心律不整的風險。 川普總統在3月23日公開宣布要將數千份羥氯奎寧和亞藥索霉素的藥劑送往紐約,由FDA進行臨床實驗,但就在當天稍早,亞利桑那州某間醫院才傳出有一名病患因自行服用磷酸氯奎(chloroquine phosphate)而喪命, 這種化合物是用來清潔魚缸的添加劑。 此外,奈及利亞衛生官員也表示上周末有兩起過量服用氯奎寧的病例。

「我們現在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就是病患對某些不清不楚又可能危害健康的療法信以為真,結果塞爆急診。 」鳳凰城班納毒物與藥品信息中心(Banner Poison and Drug Information Center)的醫學主任丹尼爾. 布魯克斯(Daniel Brooks)在一份聲明中這樣表示。

服用降血壓藥安全嗎?

血管收縮素轉化酶抑制劑(簡稱ACE抑制劑)是治療高血壓的常見藥物,在這次疫情期間也成為論戰焦點,有些報告指出高血壓病患如果出現COVID-19癥狀,應停止服用這類藥物。

在《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的一系列討論信函中,還有《自然評論心臟病學》(Nature Reviews Cardiology)以及《刺胳針期刊呼吸醫學分冊》(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上,都有學者對ACE抑制劑是否會提高新型冠狀病毒侵襲肺部的風險提出疑問。 之所以會有這層憂慮,是因為SARS和新型冠狀病毒都是藉由附著在某種蛋白質上進入細胞,這種蛋白質稱為血管收縮素轉化酶2(簡稱ACE2)。 人體的心臟和肺部表面都有大量的ACE2,可調節影響血管收縮的荷爾蒙。

ACE抑制劑的影響之一是可能促使細胞產生更多ACE2。 2005年的一項研究在小鼠身上發現ACE2增加的證據,另一項在2015年發表的人體研究則發現,患者服用含有ACE抑制劑的藥物后尿液中的ACE2濃度增加。

不過,根據美國心臟協會(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和歐洲心臟學會高血壓委員會(European Society of Cardiology’s Council on Hypertension)的看法,以及《 歐洲心臟期刊》(European Heart Journal)在3月20日發表的一篇評論,目前沒有證據顯示ACE抑制劑會導致COVID-19病情惡化。 醫療專家對此最重要的建議就是,如果患者已經在服用ACE抑制劑,除非有醫生指示,否則切勿擅自停藥。

路特邁爾表示:「在我們掌握進一步的信息之前,不應該隨意開始或停止使用這類藥物。 」

高血壓和心臟病患者如果感染COVID-19,確實會增加重癥的風險,不過原因比較可能是與自身的潛在疾病有關。 不僅如此,ACE抑制劑還可能有消炎作用,有助減輕COVID-19患者的肺部感染。

「如果能夠比較高血壓患者是否服用ACE抑制劑對于病情有何影響,會是一項非常重要的研究,」波曼說道:「但這樣的研究很難進行,要避免道德爭議也非常困難。 」

何時該尋求醫療協助?

紐約大學朗格尼醫學中心(NYU Langon)過敏與感染科醫師波維. 帕利基爾(Purvi Parikh)表示:「如果你有緊急的呼吸道癥狀或其他嚴重問題,一定要尋求醫療協助。 」若是選擇到當地醫院就醫,可能會碰到像下面這樣的情況。

在維吉尼亞州的費爾法克斯(Fairfax),伊諾瓦健康體系(Inova Health System)的旗艦醫院外頭搭起了戶外帳棚,將有呼吸道癥狀的患者與其他病人分流。 這兩類病患會在候診室的不同地方等候診療,間隔至少1.8公尺。

由于全美篩檢試劑短缺,伊諾瓦和其他醫院的醫師都表示,如果患者來就醫時癥狀輕微,會建議他們假設自己已感染COVID-19并自我隔離,以免國內約92萬張病床不敷使用。

對于出現呼吸困難等嚴重癥狀的患者,醫護人員會先檢查患者體內的氧氣濃度、血壓以及肺部液體量,這些都是為了讓病患的狀況保持穩定。 醫護人員也會試著讓病患退燒,因為發燒可能會引起不適并導致細胞受損。

COVID-19重癥患者必須配戴機械式呼吸器,這種裝置可以將空氣送入及抽出病人的肺部,重癥患者可能需要持續使用一周以上,這也正是衛生官員如此擔心近期會面臨呼吸器短缺的原因。 美國重癥醫學會(Society of Critical Care Medicine)表示,全美醫院共有超過20萬個呼吸器,但其中可能有些已經過舊,無法有效救治COVID-19病患, 而美國粗估可能有超過90萬人會感染COVID-19且需使用呼吸器。

感染COVID-19最嚴重的情況是引發急性呼吸窘迫癥候群(簡稱ARDS),這是可能由多種嚴重感染引起的重度肺部損傷。 醫院對于ARDS已制定明確的處置方式,病患須采取俯臥姿勢以提高肺部通氣能力,且不能攝取過多液體。 此外,ARDS病患的呼吸器應設定為循環少量空氣,盡可能降低肺泡(肺部的小囊泡)的壓力。

在病房內,醫護人員都盡量避免使用可能會產生呼吸道飛沫的儀器,例如將空氣推入肺部的供氧裝置。 其他醫院則對使用噴霧器格外謹慎,這種器材可將藥水轉變為容易吸入的噴霧,但噴霧有可能會使SARS-CoV-2(新型冠狀病毒的正式名稱)揚起。

什么藥物最可能有效?

如今全球研究人員和醫師都在爭分奪秒地對多種現有藥物進行測試,看這些藥物能否成為抗疫之戰的助力。 《國家地理》雜志采訪到的多位醫師都表示,他們認為最有希望的是美國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所開發的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

「我唯一會相信的藥就是瑞德西韋。 」波曼表示。

瑞德西韋可以模仿病毒RNA的組成單元,進而妨礙病毒繁殖。 《細胞研究》(Cell Research)期刊在2月4日刊登的一份中國研究報告受到廣泛報導,報告內容指出瑞德西韋在實驗結果中成功阻斷SARS-CoV-2增殖;不過這款藥物仍在實驗階段,研發過程也是一波三折。 瑞德西韋原本是針對伊波拉病毒開發的藥物,但人體臨床試驗最終宣告失敗。

無論如何,要找到可行的治療方法都必須經過嚴密控制的人體臨床試驗,需要一些時間進行。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我們曾經投入更多心力研發對抗冠狀病毒的藥物就好了。 」波曼補充道:「這話現在說起來簡單,但是在五個月前,可就不是這么容易了。 」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環球趣視頻”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肺炎
{ganrao} 大嘴棋牌最新版 新浪体育欧冠 福彩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西甲国王杯直播 浙江快乐彩官网 闲来麻将游戏 安庆闲来麻将下载 安卓捕鱼破解版 新快赢481直选复式 nba深圳赛 20选5开奖奖结果 大唐麻将官网 王者归来打鱼 打码赚钱网站 温州茶苑麻将手机版 腾讯欢乐捕鱼几十亿怎么玩的